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意料之外的性福
意料之外的性福
最近,有部电影在电视上频繁地播放广告,电影的名字叫做「丹麦女孩」。

  从广告上其实看不出来电影的内容是什么,名字听起来像是女权主义者的励志故事。

  晓莹晚上倒是兴緻勃勃地拉着我去了电影院,这也难怪,晓莹从我认识她开始就是个不让鬚眉的女中豪傑,当然会对这种女力至上的话题特别感兴趣。由於不是假日,也暂时没有什么强档的电影上映,电影院的观众稀稀落落。

  电影中叙述一对同为画家的夫妻,擅长人物画的妻子在一次画作女模特儿失约的当下,央求同样是画家的先生穿上女装,成为她画作的女模。在穿上丝袜、洋装的当下,先生心中的女性面因此而被唤醒。

  随着妻子以女装打扮的他为主角的画作大卖,先生在一次又一次的变装中,想成为女人的欲望越加强烈,最终选择了变性手术,成为了有记载以来第一个变性女人。

  而在先生内心逐渐女性化的过程中,妻子也同时与小时候的男玩伴、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商越走越近…原本并不是很专注在电影情节上的我,在电影演到男主角逐渐沉迷於女装时,变得聚精会神在剧情上了。在看到男主角从一开始沉迷女装,太过强调女性元素而显得不伦不类,到穿着自然、处处散发出女性的阴柔特质时,一股异样的感觉从我的内心深处升起,我察觉到阴茎在裤档里悄悄地勃起了。

  兴奋、期待,掺杂不可告人的秘密感,也像是解放了我心中,在那次百货公司半推半就让晓莹穿上女性内衣之后,那种隐隐约约觉得男人穿女装是种病态的不适。

  我转头偷瞄一下身旁的晓莹,发现不知何时开始,她早已没有在看着萤幕,而是转头注视着我。她一定也发现到了,我的胯下有了反应。注意到我也在看着她,晓莹脸颊凑了过来,一股迷人的香水味钻进了我的鼻腔。晓莹伸手握住我,靠在我耳旁轻声吹气:

  「老公,待会回家我们一起穿衣服好吗?」

  我当然明白所谓的「衣服」意味的是什么。晓莹的手心潮热、大胆的暗示让我的心跳加速。有种奇异的期待感,混和着兴奋、不安的感觉在我的心中交错。

  我感觉自己不由自主的点头应允。

  「嗯嗯…」

  从电影散场之后,我们并肩走出影院,晓莹挽着我的手紧紧地靠在我身上。

  挨着我手臂的她,手心发热、神情忸怩,似乎也是因为电影情节的关系燃起了情欲,催促着我快些回家好开始另一场,只属於我们俩的、悖德的游戏。

  ***********************************漱洗完后的我,依从晓莹的指示坐在她的梳妆台前。晓莹站在身后,以专注的眼光审视着镜中的轮廓,灵巧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先是简单地顺了顺遮住额头、脸颊的头发,接着用一个发箍将我的头发全部都往后固定,露出整个脸的轮廓。

  她从抽屉中依序取出化妆水、粉饼、腮红、眼影、眼线等等瓶瓶罐罐,由於先前我们总是很常围绕着这些五花八门的化妆品聊天,我对於她的这些东西并不陌生。相反地,对於她将这些散发着香气的东西使用在我身上,却有一种莫名、难以压抑的期待。

  接着,晓莹站到了我的面前,先是用她的无度数的角膜放大片帮我戴上,然后才开始在我脸上仔细的涂涂抹抹起来。由於视线被晓莹的身体挡住,我无法看见镜中的自己如何改变,但化妆品的脂粉香气、笔刷的细緻触感,却让我有一种变成女人的错觉。我回想着电影中的情节,短裤下的阴茎仍然兴奋着,维持不软不硬的状态。

  晓莹专注地在我脸上上妆,从施粉打底、修饰,眼线眼影、眉笔睫毛到唇膏、香水一样不缺,最后甚至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顶栗色微卷的假发,专注地披在我的头上、仔细地调整一番之后,将假发上的夹扣「喀答」一声固定在我的头上。

  「老公,完成了呦!」

  晓莹把我带到全身镜前,我对於镜中的自己惊讶不已。因为角膜放大片而水汪汪的眼睛,在眼线及假睫毛的衬托之下更加动人,珠光粉的眼影搭配上同色系的腮红、淡红色亮光唇蜜更显得娇艳。长长的栗子色半卷发巧妙的遮着了我自己的黑色短发,也同时修饰了与女生不同,因缺乏保养而略为粗糙暗沈的脖子、下巴部位。

  我不及细想留长发的晓莹为何还会准备这顶栗色的长假发,就已经被镜中的景像吸引了。镜中的影像倒映出来的,确实仍是我自己脸的轮廓,只是那轮廓却是那么得陌生却又熟悉:

  因为角膜放大片的关系,我的眼睛看起来相当水润、深邃,带有咖啡色花边的角膜变色片让眼睛在脸上的有种放大的感觉,长长的假睫毛随着眼睛的开阖一刷一刷地,蜜粉修饰之后显得细緻的脸颊弧线、看起来红润微翘的嘴唇,除了肤质不那么白皙、表情动作僵硬之外,镜中的人确实是一个女人的样子。

  等我回过神,晓莹已经脱掉了她的浴袍,身上仅剩下上次我和她在百货公司买的那套性感的黑色内衣。丰满的胸围包覆在透明的薄纱里在我眼前晃呀晃的,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而那香水的气味也不时地从我的颈项身上、手腕上挥发出来。

  晓莹温暖柔软的嘴唇很快地贴上了我,晓莹热情地亲吻着我,一双手不安份地在我的后背游移着。

  「老公…我帮你剃掉毛好不好?」

  「咦…这样好吗…?上班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面对晓莹进一步的提议,我假意迟疑着,其实心脏跳得飞快,心底暗暗地担心晓莹会因为我的推辞而作罢。

  「感觉和衣服不搭嘛…而且,你上班都穿长裤,不可能会被发现的呀…」晓莹似乎没有有察觉我欲拒还迎的态度,笑着安慰着我。在看到我没有强烈抗拒之后,她牵起我的手走进浴室,将我身上简单的衣物全数褪去,紧接着再抹上白色的泡泡,开始用她的除毛刀帮我剃毛。

  晓莹温暖滑腻的双手在我身上游走,不仅是两腿稀疏的寒毛,连身上的其他部分,耻毛、股沟也剃得乾乾净净。我的体毛本来就不是很浓密,在晓莹的巧手之下很快地就变得光滑无瑕,一根不留得刮个乾净。

  简单擦乾身上的水珠之后,晓莹再度牵起全身赤裸的我站在穿衣镜前。镜中的影像香艳、却也乖离违和。一个上着淡妆,五官深邃的女人眨着长长的睫毛正端详着自己。女人的胸前平坦、身材纤瘦高挑、光滑白皙的肌肤上不带一根毛发。但在那位长发女孩的同样无毛的胯下,却突兀的长着一根微微勃起的阴茎、底下还挂着松松垮垮的肉袋。

  晓莹站在我的身后,下巴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双手从我的腋下穿过,将一件白色的蕾丝胸罩的肩带穿过我的手臂,然后轻轻套在肩胛上。接着,将胸罩的扣带拉到我的后背、钩上背钩,镜中的我胸前也跟着被胸罩美丽的蕾丝包覆。

  虽然软性的蕾丝罩杯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却依然增添了不少女人娇柔的气息。晓莹接着调整肩带长度,好让它能不松不紧的贴在我的肩膀上。

  完成了上半身的内衣穿着之后,晓莹跟着拿出一款白色薄得几乎透明的丝袜,拆开包装的封袋将它拿在手中。

  「老公,这个丝袜你要自己穿比较方便噢!我教你怎么穿它…有人说,女人穿丝袜的动作别有一种性感的风情呢!」「首先呢,要把丝袜全部都卷起来握在手里…像这样…然后再把脚尖套进去袜子的开口…脚趾头要稍稍微弓起来噢…这是小技巧…这样指甲比较不会把丝袜弄到勾纱…」晓莹身体紧挨着我,细心解说穿丝袜的细节步骤,身上的香水混和着体香飘进了我的鼻腔、刺激着我所有的感官。我依照晓莹教导的方式把丝袜卷成一团,抬起右脚套入圈中。丝袜温软滑顺的感觉轻轻贴着肌肤,像是另一层温柔呵护的贴身衣物。缓慢而均匀地拉上大腿之后,晓莹细心地帮我将松紧部位调整均匀,最后再将袜带系在腰间的蕾丝圈上。

  在光滑的螺萦丝线包覆之下,我的双腿一下子变得光洁修长、不带一点瑕疵。如同女模特儿般地笔直性感。蕾丝包覆的袜头顶端、弹性良好的袜带确实地系住丝袜,性感的氛围马上就流露了出来。

  晓莹拿出搭配胸罩的同款蕾丝内裤,示意我自己穿上它。内裤的蕾丝与内衣是搭配成对的,除了裤底一小段是光滑的缎面材质、可以遮住女人最私密的部位之外,其他的地方同样都是式样繁複的半透明花边蕾丝。

  「老公…考你一下喔…那你知道为什么,女生穿有吊袜带的丝袜时,要先穿上丝袜再穿内裤吗?」「唔…不知道欸…为什么呢?」

  「因为呀…这样才方便让男人脱掉呀…」

  晓莹说着,还轻轻地弹了一下我那处在兴奋状态的龟头,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尿道口禁不住渗出了几滴精水。

  我小心翼翼地把内裤套上双脚,沿着大腿往上拉、最后停留在大腿根部的地方。质感良好的纤薄布料接触皮肤的感觉非常舒适,胯下半勃起的阴茎刚好可以完全被内裤包住,在我的大腿中间形成鼓鼓的一小包。

  除此之外,镜中的我已经完全是个娇艳性感的女人了。晓莹穿着同样成套的黑色性感内衣站在我的身后,如同关系亲密的好姊妹,正在镜前互相欣赏彼此冶艳的媚态。

  「唔…」

  在丝袜的衬托之下,我的腿变得修长纤细,在灯光下映着尼龙的柔光,细緻优美的线条彷彿哪位身材修长高挑的女性美腿一般让我不禁看得入迷。晓莹接着从她的鞋柜里拿出一个精緻的鞋盒,里头装的是一双黑色漆皮的细带高跟凉鞋。

  「老公,这是我的新鞋喔…借你套看看…」

  那鞋跟非常的高,大概有十公分以上,尖细的鞋跟如同钉子一般显得非常的性感。浅浅的鞋底与鞋台仅以几条交错的漆皮细带与鞋面、踝扣连接在一起。耸起的鞋跟让鞋面陡峭地向上延伸,我几乎可以想像男人们因为那鞋跟及女人被迫垫起脚尖的性感模样而眼光发直的画面。

  晓莹将它套在我的脚上、温柔地扣上鞋带扣。我的脚踝完美地让鞋带包覆,尺寸意外的非常的合脚,细长的鞋跟让我的重心有些不稳。我没注意到的是,套在我的脚上的凉鞋尺寸恰好是我的尺码27号,而非晓莹脚的尺寸24号半。性感的凉鞋线条包覆着薄透丝袜的触感让我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完全忽略了这些不寻常的地方。

  装扮完毕之后,晓莹挽起我的手站并肩在穿衣镜前。镜中香艳的景色让我完完全全移不开视线:

  两个身材姣好的女孩,身着一黑一白的性感内衣正互相依偎地站在镜前。身穿黑色薄纱内衣的女孩身高略矮、但却有着丰满的胸围以及线条优美的腰身;而穿着白色蕾丝内衣的女孩身材高挑而纤瘦,一双修长的美腿被透薄的白色丝袜紧紧包覆,足底踩着一双性感的高跟凉鞋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虽然上了十分精緻的淡妆,然而白衣女孩的脸蛋上仍然可以依稀看的出些许中性的特徵,而脖子上的喉结更是明白地宣示着眼前穿着性感的女孩真正的身分。

  晓莹似乎对这样的游戏有些入迷了,完全没有中途停止的打算。她挽着我的手臂,细心的解说着女孩们穿着高跟鞋的走路仪态。身为集团公关的她自然对於这类的美姿美仪驾轻就熟。

  「女生走路的方式、尤其是穿根鞋,和男生是不一样的。穿高跟鞋脚踏地的时候,前脚掌要比脚根早一点先着地,重心略为往前。有点类似踮脚走路的感觉…走路的时候,脚背向前,不能外八或内八,两脚踏地的地方略微靠近呈一条直线,走起路来就会有扭腰摆臀的效果,但两脚足迹不要太过重叠,那样就太做作了…膝盖要打直,才不会让人有很疲累的感觉,腿部的线条也才会漂亮。「我试着依照她提示的方式,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丝袜让我的足底变得非常的滑,扭捏的模样再镜中看来有些滑稽。在晓莹不厌其烦地提示、纠正之下,我渐渐地掌握了穿高跟鞋的诀窍,走起路来也渐渐的变得轻松。我们手牵手来回的走了几趟之后,我忍不住转身环抱住她的纤腰,两人一下子重心不稳双双跌落在柔软的床上。

  我们两人搂抱着对方相视一笑,晓莹柔软的嘴唇贴了上来,很快地,两个人就再度拥抱着纠缠在一起。晓莹包在薄纱里的丰满乳房紧贴着我胸前空荡荡的内衣罩杯,柔滑的蕾丝碰触到我的乳头,一阵舒服的电流从胸前的两点晕开,我感觉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我们开始互相向对方索吻,用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方式,彼此交缠着对方的双唇、舌头及口腔。

  就这样两人紧贴着、激烈得舌吻着,互相抚慰对方的身体。虽然我的肉棒并没有完美的勃起,但当我将半软半硬的肉棒勉强塞入晓莹氾滥的小穴时,晓莹那一声惹人爱怜的娇吟差点让我把持不住缴械。

  晓莹的一双腿紧紧勾着我的腰不让我退出,温暖多水的小穴紧紧包覆着我,今天的她表现得如同勾人的狐狸精一样,不断地以下腹为圆心夹着我的腰部摆动着。结婚以来晓莹从未表现得如此大胆主动,我感受着怀中的软玉温香,耳中尽是甜到骨子里的娇吟喘息。几乎是立即的、我的肉棒再也把持不住,一股精液就这样溃堤倾泻而出。

  「啊…射出来了…?」

  感受到下体有股暖暖的液体流出,晓莹的语气里带有一丝的失望。而我原本就已经没有很坚硬的肉棒更是在射精后萎靡不振,无力地从小穴中滑出。

  「北比,对不起…你实在太性感了,我一时忍不住就…」「嗯嗯…没关系…」

  晓莹捧着我的脸颊,轻轻地亲了我一口,阻止我继续说下去。接着,跪了下来捧起我那垂头丧气的肉棒,温柔地含入口中。温暖湿润的黏膜触感马上就包围住我,我感觉晓莹排空嘴里的空气,正轻轻柔柔地吸啜着我的肉棒。射精后的龟头异常的敏感,肉棒传来口腔黏膜摩擦的快感让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看着眼前这个性感的美女,将我身上的蕾丝内裤拨到一旁、用心的吸吮肉棒的美丽模样,我的心底竟升起一种奇怪的念头:

  「如果这时候在帮男人清理肉棒的是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这样奇怪的念头一旦浮现,我的脑海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画面:刚才在镜中看到的,穿着女性内衣、浓妆艳抹的我以一种温顺的姿势跪在一双黝黑、充满肌肉的大腿中间,正低头吮舐着刚射精完的肉棒的样子。

  和我萎缩的肉棒不同,我想像中服侍的肉棒粗长、硕大、而且还佈满青筋,完全是印象中雄伟猛男的形象。虽然这只肉棒刚刚才喷发过,但依然还坚硬地挺立着、蹂躏着我的嘴巴。

  这异常的性幻想竟让我全身燥热起来,身体的欲求再度的蠢蠢欲动。然而,我的肉棒虽然敏感兴奋,但却只是微微地充血胀大,连头都还抬不起来。即使晓莹再怎么努力,也丝毫没有起色。

  「老婆,对不起…它…好像需要再休息一下下…」晓莹用她洁白如玉的食指按着我的唇阻止我不要再开口道歉,双手搭着我的肩膀引导我仰躺在柔软的床垫上。接着,她翻身趴到我的身体上,一双蜜腿左右胯过我的两颊,她那如同花朵般充血盛开的美穴马上就呈现在我眼前。

  我刚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她自己的淫水正缓缓地在我面前流淌而出。此时,我再度感到一股温暖温湿润的触感包覆住我的阴茎,晓莹右手撑着床,小口已将我的肉棒再度吞入,灵活的小舌在口腔内转动着,另一只手则是从小腹前伸进大开的两腿间,忘情的自慰起来。

  「啊啊…老公…」

  晓莹泥泞一片的小穴近在咫尺,只见纤细修长的手指很快地就沾满了精液淫水,沿着手腕滑下。粉红色的蜜肉在激烈的拨弄之后充分勃起,宛如盛开的花朵一般微微地绽放。

  从穴口流出的淫液越来越多,在晓莹的拨弄之下不时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很快地,白皙的手指染上了一层黏腻的水光,满溢而出的汁液沿着指尖流淌到我的脸上来。

  晓莹忘情地娇喘着,手指玩弄小穴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我抬起头把脸凑近殷红湿热的阴部,甜蜜甘酸的气味扑鼻而来。我试着伸出舌头,舔弄晓莹泥泞地一蹋糊涂的小穴。

  「啊啊…阿傑…好舒服…你好会舔…」

  「对…就是那里…嗯嗯嗯…噢!」

  我依照晓莹的指示,仔细地用舌面大面积地舔弄穴口,偶而集中注意力刺激穴口顶端的阴蒂,更不时用舌尖深入穴中,挖掘深处满溢的淫水。晓莹紧实的大腿紧紧地夹住我,原本快速拨弄的手指转为食指、中指两指左右分开两片阴唇,催促着我的舌头更加卖力地为她服务。

  我穿着性感的内衣为她口交似乎带给她极大的快感,晓莹一手拨开唇瓣,另一手则是抚摸着我长长的假发以及胛骨上的肩带,按耐不住的喘息声音性感而高亢。

  「噢…好舒服喔…老公…啊啊…噢!」

  晓莹在我的舌技攻势之下,大腿紧紧地夹住我、颤抖着登上了顶峰。小穴中的爱液像拧开了的水龙头一股脑地往外流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晓莹如此地湿润兴奋。

  高潮之后的她依旧维持着夹着我的姿势大喘着气,看起来非常地心满意足。

  而在毫无保留地射精之后,还被她的「吸精大法」肆虐的我,虽然体验了无上的快感,但也同时累得四肢发软、昏昏欲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