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退休后的淫荡生活
退休后的淫荡生活
有道是“人老了,屌小了,鼻涕多了,雄(精液)少了。”退休了,人也到了老年了,对于性生活来说,更多的是回忆,以及想象。但也有那么多的不甘心。

  由更多的于不用按时上下班了,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随意的安排,因此,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倒是更方便了。这不,几个年轻时候的好朋友便聚集在了一起。有阿臻、婷婷、雯雯、心霞、老黑、大壮、麻杆和我。八个人在一起,相会在公园。回忆着在一起生活的往事,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飞快。

  中午在一起吃了顿饭,免不了动手动脚的,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女人比男人更加的放得开。她们上下其手,有的直接就抓住了旁边男人的命根子。那男人命根子被抓住,“腾腾腾”就支起了帐篷。在单位我们就是死党,那时候要顾及周围的目光,言语行动很受限制。这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了,大家打打闹闹很快就吃完了饭。

  老黑提议,“今天玩得不太尽兴,我们一起开房去,好不好?”

  “要死了啊!”“不要脸了!”“想得美!”女人们七嘴八舌吵吵了起来。说哦是那么说,但没有一个人脸红。

  男人们不多说话,直接用动作表达自己的心意,一个人拥着一个人,走向了宾馆。开了一个标间,快速的走了进去。

  我们自己带着好茶。泡上一壶茶,大家有的坐沙发,更多的做床沿,一边品着茶,一边说着话。

  “哎,老黑,干什么?”只见老黑的咸猪手伸向了婷婷,在她的胸部按揉起来。婷婷加一点推了推老黑的咸猪手,见推不动,只好任其所为。就像点着了火一样,男人们分别扑向了自己的目标。其中我和麻杆不约而同的扑向阿臻,麻杆见我也是扑向阿臻后,转而扑向雯雯。我将阿臻压在床上,手按压在她的胸部,抱着阿臻的头吻了起来。阿臻张开嘴,舌头和我的搅在了一起。你来我往,吻得喘不过气来。阿臻也抱着我的头,然后又抱着我的背,将我压在了下面。

  麻杆和婷婷,大壮和心霞,应该抱着一个坐在沙发上亲吻起来。各自亲吻了好长时间,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了,才结束了第一轮亲热。

  女人,么面红耳赤,还在回味刚刚的激情。只见阿臻舔了舔嘴唇,“不行,占我们的便宜,哪有那么多好事?姐妹们,大家一起上,干翻他们!”说着话,第一个冲向了我。直接 将我按在床上,低下头亲吻起来。

  我抱着阿臻的屁股,顺手揉捏了起来,阿臻的舌头和我的,纠缠在一起。相互探寻,享受着美味儿。不一会儿,我开始解开了她的衣服扣子,然后解开乳罩,一对大白鸽儿“扑棱棱”飞了出来。我低下头,将其中的一个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舔抵起来。一会儿在她的乳头周围舔抵,一会儿喊着他的乳头吸吮。阿臻抱着我的头,“嗯嗯”的哼哼着。

  往周围一看,原来他们比我们动作快,已经差不多清洁溜溜了。

  我和阿臻一起,相互撕扯着衣服,不一会儿,就同时清洁溜溜了。

  我退下来,趴伏在阿臻大腿之间,先用鼻子闻了闻阿臻的味道。嗯嗯,不错,毕竟我们家庭情况都挺好的,阿臻的黑木耳很好看,大阴唇比较长,突出在外面,就像一只蝴蝶一样。小阴唇黑的比较淡,是一种暗红色。

  我和阿臻曾经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那个时候,彼此拉拉手就已经是越轨了。现在,直接趴在阿臻的腿间,真的是心想事成了。用舌头在阿臻的缝缝处来回舔抵,不时地用舌尖顶一下阿臻的阴蒂,阿臻便会“啊”的一声叫喊,身体抖动一下,屁股一下子收缩一下。不一会儿,阿臻拉起我,让我跪坐着,她低下头,用嘴含着我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吞吐起来。不时地用舌尖顶一下我的龟头。在阿臻的挑逗下,很快,我的鸡巴就竖起来了。我的本来是很长很大的,但由于老了,屌也小了,但比起一般人同龄人来说,还是比较大的。阿臻见我竖起了鸡巴,变主动的躺下,分开腿,方便我进入,我搬起阿臻的大腿抱着,跪坐在阿臻双腿之间,大肉棒对准桃源蜜洞,一下子顶了进去。阿臻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呼——”我便来回的在阿臻身上做起了活塞运动。一边抽插着阿臻,一边按摩着她的乳房。不时地俯下去亲吻一口阿臻。阿臻的屁股一抬一抬的起起落落,迎合着我的抽插。嘴里头“咿咿呀呀”的叫着,“嗯嗯,嗯嗯,嗯嗯,哼,嗯哼,啊啊,唔唔……”耳边,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刹眼一看,床上白花花(不,老黑和麻杆并不白,黑黝黝的)八具肉体交缠在一起,肉棒在蜜洞里出出进进。

  我咬了咬阿臻的耳垂,轻轻对他说:“阿臻,快看!她们的样子……”阿臻本来是闭着眼睛做爱,这时不由得睁开眼睛一看,“哎呀,丑死了!”“我们不也是这样吗?不丑,很好看!”阿臻锤了我一下,“就是丑!”“是是是,阿臻说丑就是丑。好了吧?”“嗯。”阿臻将我推到,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她上去骑坐在我的身上,下面再次吞进去,起起落落的在上面干着我。嘴里继续“吚吚呜呜”的叫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唔,哼哼,嗯呐嗯呐,啊哈,啊哈,啊啊啊,啊……”阿臻闭着眼睛,骑坐在我的身上,起起落落,大奶子上下起伏,脸红红的,样子好美。

  干了一会儿,老黑开口了:“大家停一停,听我说。我们现在老了,不可能有过去的能耐了。现在我宣布——换人!”不管是男人压着女人也好,女人压着男人也好,所有人都将和在一起的身体分开,彼此交换对象。我选择心霞。我们从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就在一起,年轻的时候彼此心仪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现在终于有机会互相拥有了。先是和心霞吻了吻,然后分开心霞的腿,直接插进去,尽根而入。心霞轻轻“啊”的一声,然后,吟唱起她的叫床小调:“恩恩额,恩恩额,恩恩额,恩恩额,哼哼,啊哈,呜呜呜……”心霞的小屄会动,不时地夹一下我的肉棒,是呢嘛舒服。“小于,你不是玩意!”“怎么了?”我明知故问。“你开始的时候,竟然不选我!”说着话,嘟起了嘴。我赶忙俯下身子,亲在了她的嘴上,“大壮从年轻时候就喜欢你。我不可能夺人所爱。再说,现在我们不是结合在一起了吗?”“那不一样!我要的是你。从年轻就喜欢你,你竟然不知道!”“没有。谁叫你嫁人那么早!不给我机会!”“那不是家里逼着嘛!一点也不理解人!”“好了好了,现在我就好好地爱你!”说着话,下面一下一下的狠狠地抽插着心霞。“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心霞闭着眼躺在床上,脸红的厉害,可能是经历了两个人的抽插吧,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心霞嘴里继续呻吟:“嗯嗯额,恩恩额,恩恩额,恩恩额……”心霞的奶子周围有一圈小尖点儿,像珍珠一样的恭维着乳头。我的舌头舔抵着她的奶子,含着她的奶头吸吮,舔抵她的奶子周围的珍珠,心霞挺起屁股,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噗呲噗呲”水声四溅。

  “我在上面吧!”我赶忙躺下,伸手撮了一下大肉棒,方便心霞吞进去。“噗呲”一声,心霞坐下去,我的鸡巴不见了,直接让心霞吞没了。心霞“嗨嗨”的一起一落,虽然房间内有空调,但她身上仍然有了津津汗渍。抚摸着心霞的奶子,欣赏着心霞迷人的样子,感受着心霞一起一落的吞吞吐吐,我不由得醉了。伸出手,抚摸着心霞的奶子,用手抓了抓,虽然老了,但还是那么白,那么软,那么漂亮!

  老黑又叫停了。大家再一次换人。这一次我是和婷婷一起,婷婷主动地抱起我亲吻起来。在单位的时候,和婷婷接触少,平时也就是点点头,红红脸,打个招呼就擦身而过。没想到婷婷竟然率先向我走来。一边吻着我,婷婷一边在我耳边悄悄低语:“于哥。人家在单位就那么喜欢你,可是你高高在上,不理睬人家。哼!”“婷婷,婷婷,不是这个样子。你平时端庄高贵的样子,我可不敢高攀。”“胡说,人家那有什么高贵?”“婷婷,你不仅漂亮,而且气质高雅,很高贵的样子。”“借口。就是不理睬人家罢了。”“真的冤枉啊!婷婷,是你,气质高贵,拒人千里。我哪敢对你有非分之想啊!”“嗯嗯,爱我!”说着话,抱着我让我趴在她的身上。她主动的分开双腿,抬起屁股,我的肉棒瞬间插进了她的蜜穴。她轻轻“啊”的一声,随后就放开喉咙,“啊啊啊啊”的叫起来。看来,她对我很有感觉。我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婷婷。婷婷名叫尹婷婷,她在我们单位销售部工作,平时真的接触不多。想不到,她是男、,那么喜欢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趴在婷婷身上,挤压着婷婷的乳房。感受婷婷全身的柔软。“噗呲噗呲”,“啪啪啪啪”这样的声音一直响着。婷婷伸手抱着我的脖子,向下抚摸我的背,我的屁股,我的腿,我亲吻着婷婷,吃着婷婷的口水,很甜很甜。婷婷的睫毛很长,眼睛很美,鼻梁高挺,嘴唇红红的,轻轻的擦着口红,样子很年轻。婷婷也是我们中最年轻的一个。婷婷的双腿攀起来,交叉的夹着我的屁股,我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冲击着婷婷的肉洞,婷婷不住口的呼喊着:“我要死了,我,不行,了……去了去了,不行不行,嗯嗯嗯,唔唔唔唔,啊呀——”

  呆了会儿,婷婷跪坐起来,翘起屁股,让我从后面插入。我扶起肉棒,对准婷婷的蜜道,尽根而入。“啪,啪,啪,啪,啪,啪,”响起了爱的交响曲。

  插了一会儿,婷婷又让我躺下,他骑坐在我的身上,吞吐着我的肉棒。一边“嘿嘿”的叫着,似乎将多少年的损失补回来一样。我配合的一下一下的抬起屁股,抽插着婷婷,婷婷的水儿贼多,水声四溅。“噗呲噗呲,噗呲噗呲”,不绝于耳。

  麻杆先发声了:“大家再换吧,我要不行了。快快!”说着,从阿臻屄里抽出来,率先走向了心霞。我也只好选择离开婷婷。婷婷不舍得抱了我一下,放我离开。我走向雯雯。雯雯眼睛含雾,水蒙蒙的,真是勾人。我趴在雯雯身上,大屌直接进入密道。经历了那么多人的滋润,雯雯蜜道早就淫水淋漓,又潮湿又润滑,粘乎乎的,插进去感到有点涩,阻力加大了,但更好受。一下一下的起起伏伏,大屌在雯雯蜜道里出出进进, 雯雯嘴里呻吟着“哼,哼,嗯哼,啊哈,”……我的屌感受着雯雯的夹击,非常舒服。

  这时,只见麻杆加快了抽送,嘴里大声地叫着:“啊啊啊,啊——”一股浆液直接射进了心霞窒腔。只见心霞身子抽搐起来,肚皮一阵一阵的收缩,屁股也一抬一抬的抖动。想不到心霞的快感那么的厉害。

  我们三对儿仍然在捉对儿厮杀。战火仍然在不停地燃烧。我们三个男人似乎谁也不服输,一个一个的抽插着自己的对象。老黑先是不行了,一阵快速冲刺,精液洒进了阿臻的蜜道深处。

  我好大壮仍在进行着比赛。我控制着精关,一下一下的在雯雯身上抽插,雯雯的脸红的就像着了火,那么烫人,我的脸贴着雯雯,感受着雯雯的快乐。

  大壮毕竟不负大壮的名号,只见他不紧不慢的耕耘者心霞。心霞咬着嘴唇,“呵呵”不断地抽气。脸上的红霞,像一片火烧云。那么红那么艳。

  我先忍不住了,在雯雯的身上急速抽插,嘴里大声地呼喝:“啊,啊,啊,啊,啊,啊,啊……”贴近了雯雯,大屌抖动了一下,一股浓精喷射而出,洒向雯雯身体的深处。

  大壮见没人和他竞争了,也快速的抽插了起来,最后射精,拔出了大屌。

  我们都是高素质人群。当然不会拔吊无情。我们抚摸着对方的乳房,由于烫的很近,两对儿之间躺在一张床上,回过头去,亲吻一下躺在旁边的人。亲密无间。

【完】